产品展示 首页 > 产品展示

突破巨头封锁!稀缺、顶级的国产高端仪器龙头比联影的潜力还要大

发布时间:2022-09-20   来源:18luck新利官网 作者:18luck新利手机版   阅读:1 次

  在高端医疗器械领域,背负着国产化替代重任的不只有联影医疗,还有华大智造。

  虽然两家公司分属不同的业务领域,但都因掌握核心技术、打破跨国巨头垄断而吸引了资本市场的极大关注。

  作为国产医学影像龙头的联影医疗已经登陆科创板市场,并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肯定,总市值超1500亿元,而作为基因测序仪龙头的华大智造科创板IPO注册于今年7月获得了证监会同意,将在8月31日招股。

  今年5月,华大智造还打赢了与全球测序巨头Illumina关于专利纠纷案的官司,获得了后者3.34亿美元(约22亿元人民币)的净赔偿费。这场中国科技史上的罕见胜仗,不但引起了国内外的极大关注,还让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华大智造站上了国产化替代的潮头。

  由汪建掌舵的华大系,除了拥有专注于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华大基因以外,还有一家极具科研实力的公司——华大智造。

  2013年,为了打破Illumina在二代基因测序市场的垄断地位,华大集团收购了Illumina的竞争对手Complete Genomics(简称CG公司),获取核心专利技术,并组建测序仪研发团队,谋求通过自主研发摆脱被“卡脖子”的困境。

  此后,随着多款自主研发的国产基因测序仪陆续推出,华大集团将测序仪板块独立拆分,于2016年正式成立华大智造,公司实控人为汪建,截至2021年底合计持有公司52.3%的股权。

  如今,华大智造以CG公司的技术为基础不断创新,掌握了基因测序、文库制备、实验室自动化等多个领域的核心技术,并形成基因测序仪业务和实验室自动化业务两大板块。

  从经营业绩看,2017-2021年,华大智造通过仪器设备、试剂耗材的销售以及相关的配套服务,分别实现总营收8.02亿元、10.97亿元、10.91亿元、27.80亿元、39.2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高达49%,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0.42亿元、1.25亿元、-2.44亿元、2.61亿元、4.84亿元,逐渐从成立初期的亏损到实现扭亏为盈,这主要得益于公司持续高额的研发投入。

  最近三年,华大智造的研发投入金额累计达到16.52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1.46%、25.19%、15.48%。另外,截至2021年底,公司拥有研发人员710人,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约35%,其中50%以上的研发人员拥有硕士及以上学位。

  从收入构成看,基因测序仪业务和实验室自动化业务,是华大智造的主要收入来源。

  具体来看,2019年仪器设备收入较高,主要得益于下游基因测序服务产品需求增加、境外客户大幅增加,以及推出的多款新型测序仪器受到下游客户广泛认可;2020年收入的大幅下降,主要是受新冠疫情导致公司客户需求增速放缓的影响;2021年,随着新冠疫情有所缓解后业务得以恢复,且收入高于2019年水平。

  2021年,公司与疫情不相关的主营业务收入15.8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0.33%,大部分来自于基因测序仪业务板块。

  具体来看,2020年和2021年业绩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新冠疫情的暴发,公司向疾控中心、海关、第三方医疗检验机构、企业、政府机构等单位加大了自动化样本处理系统和提取类样本处理试剂的生产与销售,带动了实验室自动化业务收入大幅增长。

  2021年,公司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收入为23.4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9.67%,主要来自实验室自动化业务板块。

  无论创新药还是国产医疗器械,一直都想打开国际市场大门,证明国产企业的实力。但若想进军国际化市场,就必须要面对专利堵截、跨国巨头对核心技术“卡脖子”等问题。

  华大智造之所以能打赢与全球测序巨头Illumina关于专利纠纷案的官司,就在于牢牢掌握了核心技术。这也是它为何能打破跨国巨头垄断“国之重器”基因测序仪的核心原因。

  更关键的是,通过这场引起全球轰动的事件,华大智造既可以借此提升品牌效应,拓展更多下游应用场景,也借此敲开了美国和欧洲市场的“大门”。

  据诉讼结果显示,双方达成和解,同意未来三年在美国境内将不会就专利侵权以及违反美国反垄断法或不正当竞争起诉对方及其客户,也不对现有测序平台可能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基于此,华大智造宣布将于2022年8月开始在美国销售其基于CooIMPS技术的相关测序产品,并于2023年1月开始销售StandardMPS相关测序产品;同时,今年7月8日,华大智造还宣布即日起在英国市场正式销售HotMPS高通量测序试剂的测序设备,扭转了此前因纠纷案结果不明导致无法进军英国市场的局面。

  要知道,此前华大智造的收入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例如2019年占比高达90.66%。

  但这几年,华大智造借助新冠疫情暴发的机遇,顺势加快了进军国际化市场的步伐,建立了全球化营销体系,使得境外市场占公司收入的比重大幅上升,2020年、2021年占比分别为67.49%、54.31%。

  另外,截至2021年底,公司业务布局更是遍布六大洲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服务累计超过1300个用户,并已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科研、生产基地及培训与售后服务中心等。

  由此可见,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是打开国际市场的“金钥匙”,也才能构筑技术壁垒高的上游护城河。

  作为技术驱动型的基因测序行业,基因测序技术是基因测序仪的核心,而技术创新会直接影响到基因测序产品进入市场的成本以及推广应用。

  自1986年ABI公司推出第一台商用基因测序设备至今,基因测序技术经历了Sanger双脱氧终止法、边合成边测序法、单分子测序法和纳米孔测序等四代测序技术的更新迭代。

  不同的测序技术有不同的特点,在成本、读长、通量和准确率等指标上具有不同的优劣势。其中,第二代测序技术(又称高通量测序,NGS)凭借高通量和较高的准确率拥有较高的使用率,成为目前主流的基因测序技术,预计在较长时间内仍将保持主流地位。

  高通量测序技术又分为三大技术流派:以Illumina为代表的桥式PCR扩增与边合成边测序结合的技术路线,以Thermo Fisher为代表的乳液PCR扩增与半导体测序结合的技术路线以外,以及以华大智造为代表的DNA纳米球与联合探针锚定聚合相结合的技术路线。

  可见,华大智造正是凭借和Illumina、Thermo Fisher同为全球仅有的几家有能力自主研发并量产临床级测序仪的高端制造商,才合计占据超90%的全球市场份额,并牢牢占据着基因测序产业链上游市场。

  对比而言,处于产业链中游的基因测序服务提供商,其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采购上游的基因测序仪及试剂、耗材等产品,并构建大规模测序平台,向科研机构、研究型医院、生物医药公司等客户提供测序服务。

  不过,由于这类基因测序企业主要采取贴牌合作的模式,虽然产品落地快,但整体议价能力较弱,部分企业受制于国外仪器试剂提供商,而且多服务于特定的基因检测产品,很难扩展更多应用场景,市场门槛较低且天花板明显。另外,不同于产业链上游的寡头垄断格局,中游市场由于这类企业众多,竞争相当激烈,因此盈利能力相对较弱。

  正如华大智造在招股书中明确提示,随着新冠疫情逐渐得到控制,这几年占公司总收入比重较高的与抗击新冠疫情相关的实验室自动化板块的仪器及试剂业务将受到影响。

  因此,从长远来看,2021年受疫情有所缓解后得以恢复、且收入高于2019年水平的基因测序仪业务才是重要业绩贡献点。

  一方面,依托核心技术,紧跟基因测序仪“小型化”和“超高通量”的发展趋势,针对性地开发了中小型桌面式测序仪及大型和超大型测序仪,建立了全系列多型号产品矩阵,能满足用户在不同应用场景的使用需求,并通过规模效应进一步降低基因测序产品成本。

  另一方面,以多组学解决方案作为顶层生命科技核心工具开拓新发展方向,布局了细胞组学解决方案、远程超声机器人、BIT产品等新业务板块,为行业下游客户提供了更为多元化的产品及服务。

  不仅如此,此前深受市场“诟病”的“与华大基因关联交易高”的问题也得以解决。

  此前,来自华大基因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例如,2019年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高达79.18%,其中华大基因占比达55.92%,意味着单家企业就为公司营收贡献了“半壁江山”。

  但近年来,由于华大智造不断完善营销体系、积极拓展第三方市场,以及客户来源更为广泛,不仅使得客户集中度降低,而且关联方销售占比例也显著下降。2020年、2021年,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4.71%、25.95%,其中华大基因的占比分别下降至17.15%、14.2%。

  正如迈克尔·波特在《竞争战略》一书中所提到的,“通过规模效应来实现产品成本下降”的战略,而这一战略正是Illumina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测序龙头的核心原因。

  自2006年收购测序仪厂家Solexa后,Illumina的业务逐渐实现从基因芯片转向基因测序,并用了近20年的时间将研发的二代测序新品推向大范围应用,不仅将全基因组测序成本以超摩尔定律速度快速从1个亿美金降低到1000美金以下,而且公司的高中低通量的测序仪可以满足下游客户几乎所有的测序需求,这也使得Illumina成为了全球龙头。

  可见,华大智造正通过Illumina擅长的“矛”(规模效应)攻击其“盾”(市场份额),逐渐与其在国际市场正面交锋。

  除此以外,为了突破成熟期的基因测序产品业务发展瓶颈,Illumina还通过收购癌症早筛公司Grail切入中游的测序服务领域,延伸产业链。

  作为由illumina创立的公司,Grail曾被illumina拆分至体外,但如今又被illumina并购,目的就在于深层次延伸产业链,获取更多中下游的优质客户,打造一体化服务。这种孵化投资的模式,与CXO行业的“卖铲人”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处。

  同样地,随着诸多国产基因测序仪的推出,华大智造也可做好“卖铲人”的角色,与更多除了华大基因以外的基因测序企业合作。

  例如,燃石医学、吉因加、泛生子、臻和科技等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的肿瘤NGS头部厂商,此前都采用了华大智造基因测序仪的核心技术,构建基因测序平台。

  另外,基因测序除了能应用在成熟度最高的科研服务、生育健康诊断/筛查、遗传病诊断、肿瘤基因诊断以外,还在药物研发、肿瘤靶向治疗等医疗领域发挥的重要价值,这无疑给华大智造打开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例如,基因测序技术既可为药物研发找到有效化合物或潜在治疗靶点,同时也可筛选出潜在的药物积极反映人群进行临床试验,找到与某种药物具有高匹配性的群体,从而提高研发效率,节约研发成本。

  比如,靶向肺癌药吉非替尼就是应用了药物基因组学(PGx)筛选了拥有EGFR基因突变的肺癌病人来进行临床试验,使得吉非替尼的疗效得到有效验证与提升,最终获批上市。

  可以想象,一旦基因测序的其他应用领域得到扩展,而且能复制华大智造的“卖铲”模式,未来无疑能拓展更大的业务边界和市场空间。

  结语:基因测序企业能否打开市值瓶颈,就在于能否拓宽市场渠道、拓展产品应用场景和业务的深度、广度,而华大智造目前正基于这一明确的战略定位,提升竞争优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